湘潭竹埠港老工業區退出歷史的陣痛與挑戰



湘潭竹埠港工業區內企業已經全部關停。 劉雙雙 攝

湘潭竹埠港工業區內企業湘潭電化已經關停,正在進行設備拆卸。 劉雙雙 攝

湘潭竹遊覽車行車紀錄器埠港工業區內企業正在進行拆除。 劉雙雙 攝


中新網湘潭11月23日電 題:湘潭竹埠港老工業區退出歷史的陣痛與挑戰

記者 劉雙雙 徐志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

電解槽早已冷卻,熱電廠鍋爐停止投料生產,主供電控制臺上貼上瞭醒目的封條。湘潭電化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40歲的丁建奇在已經關停的各個廠房巡視,督促員工小心地拆卸設備。

建於1958年的湘潭電化,是最早進入湘潭竹埠港地區的化工企業,中國第一噸“電解二氧化錳”誕生於此。隨著9月30日它的正式關停,湘潭竹埠港工業區由此告別56年的輝煌,也為湖南“母親河”湘江重金屬治理劃上瞭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一筆。


“全面關停,隻是竹埠港重金屬污染治理邁出的第一步。”湘潭嶽塘區區委書記、竹埠港化工企業關停工作指揮部政委孫銀生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坦言,資金的籌集、重金屬污染土壤的修復治理、新產業的進入培育,每一個環節都困難重重,充滿挑戰。

壯士斷腕關停化工企業

17歲就進入湘潭電化,從一名普通一線工人到公司高管,見證瞭竹埠港工業區昔日輝煌的丁建奇對這個曾經為共和國和當地經濟做出過巨大貢獻的廠區充滿感情。

“過去,我們確實對環保的重視不夠。1991年我進廠工作時,廢渣是直排湘江的。所以廢渣在湘江的邊上堆起像山包一樣,我們那時喜歡爬到上面去看江邊的風景。”丁建奇回憶道。

沿湘江東岸狹長分佈的湘潭竹埠港老工業區始建於上世紀60年代初,位於湘潭嶽塘區荷塘鄉、滴水埠街道境內,區域面積約1.74平方公裡。這裡曾是湖南乃至全國最具活力的化工生產片區,上世紀80年代被國傢確定為優先發展的14個精細化工基地之一,2000年經國傢科技部批準為國傢新材料成果轉化及產業化基地湖南的四個示范區之一。

2011年,該區域實現工業產值45.63億元,完成稅收1.12億元,從業人員7943人,占湘6鏡頭行車記錄器潭市嶽塘區財稅收入的二分之一。

由於長期的化工生產,工業老區付出瞭慘痛的“環境代價”:區域企業排出的廢水、廢氣、廢渣含鎘、錳、銅、鉛等重金屬,對湘江、土壤和地下水造成瞭嚴重污染。據統計,每年的廢水排放量約264萬噸,廢氣中的二氧化硫年排放量約2000噸,各種工業廢渣年排放量約3萬噸……

盡管進入20世紀末後,竹埠港化工廠的生產設備不斷更新換代,加強瞭環保治理措施,但歷史的沉積已經對竹埠港環境和湘江造成瞭慘痛的破壞。由於排污嚴重且毗鄰湘江,下遊10公裡處就是省會長沙的飲用水源地,這裡成為環境安全隱患。

2011年3月,國務院正式批準《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實施方案》,竹埠港被列為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重點區域之一;2013年9月,湖南省將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列為“一號重點工程”。

“退二進三(退出第二產業,進入第三產業)”成為執政者對湘潭竹埠港老工業區的重新定位。

如今,工業園區內28傢化工企業已於今年9月30日全部關停。“對企業、對職工、對當地政府而言,這都是一次陣痛。”嶽塘區委書記孫銀生說,我們是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分類施策來推進這項工作,在多方的共同支持下才能夠完成這關鍵的第一步。

記者瞭解,自去年9月正式啟動企業“關停”工作以來,沒有發生過一起群眾上訪和安全環保事故。

湖南省環保廳稱,竹埠港工業區是湘江流域首個實現化工企業全關閉的重金屬4G-DVR即時影像行車記錄器污染治理重點區域。它的徹底關閉是湘江重金屬污染治理的重要階段性成果,具有標志性意義。

“退二進三”繞不開的攔路虎

關停28傢企業後,湘潭竹埠港工業區的環境污染程度較關停前大大減輕,節能減排效果明顯。

經監測,該區域全年共減少用電量約9600萬度,減少用煤量約14.5萬噸,減少廢水排放約260萬噸,減少廢氣排放約20億立方,減少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約2000多噸,重金屬鎘減排約81公斤、鉛減排約17公斤、鉻減排約58公斤。

“以前空氣中都彌漫著刺鼻的氣味,湘江的水都是黑的。現在好多瞭。”在湘江竹埠港綜合排污口附近釣魚的當地人梁平,愜意地收著魚竿,向記者展示一天的收獲。

然而,關掉污染企業隻是開始。

為幫助解決關停後企業發展和轉型等問題,湘潭市、區政府主動上門服務,幫助關停企業搬遷排憂解難。如在搬遷新廠選址方面,積極與省內外有招商意願的工業園區進行對接,在28傢關停企業中,有19傢企業成功找到瞭新的搬遷選址。其中,湘潭電化集團“喬遷新居”,落戶在雨湖區鶴嶺的新基地即將於12月1日投產。

竹埠港老工業區按照“關停、退出、治理、建設”四步走的部署,每一步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隨著所有企業的關停、外遷或退出,不僅此前可觀的稅收不復存在,“退二”和重金屬污染治理所需要的資金已成繞不開的攔路虎。

據初步測算,竹埠港老工業區重金屬污染治理和企業整體搬遷共需資金95億元,其中環境污染治理工程需要資金約20億元,資金籌措壓力非常大。

孫銀生形象地打瞭一個比方,我們現在是在“騰籠”,但換來的未必是有效益的項目,要解決龐大的資金缺口,必須跳出竹埠港地區,以大區域帶動大平衡、大發展。

目前,湘潭市已將竹埠港地區納入到新組建的33.36平方公裡的嶽塘經濟開發區,實行片區整體開發;並依托嶽塘經開區這一主體,積極爭取國、省在重金屬污染治理、節能減排、老工業基地4G即時影像行車紀錄器改造等方面的政策和資金支持。

通過搭建市場平臺,拓寬融資渠道,是湘潭破解資金短缺的另一個途徑。通過市融資平臺發行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專項債券(一期),已到位資金18億元,用於竹埠港地區(含電化)8億元。同時,嶽塘經開區成立瞭湘潭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和湘潭竹埠港重金屬污染治理公司兩個融資平臺公司。目前,這兩個平臺已爭取到重金屬污染治理治理資金1.6億元,到位1億元;通過與浦發銀行合作,已獲得3億元的債券配套融資,同時還獲得華融湘江銀行融資3億元。

重金屬治理的“市場化”探路

關停雖然切斷瞭污染源,幾十年的化工生產卻已將污染的印記深深根植在竹埠港的土壤及地下水中。

“竹埠港地區正進行全面的重金屬治理和生態環境重建。”湘潭市嶽塘區分管環保的副區長黃建平介紹,未來的竹埠港將開展三期的重金屬污染治理項目建設。

在湘江邊的電解錳廢渣安全填埋場,記者見不到一處廢渣,看到的是平整幹凈的路面。

若非湘潭市嶽塘區環保局局長方煉勇告訴記者,我們絕對想不到這底下埋著260萬噸廢渣。“把廢渣固化到做瞭防滲處置的大坑中,防滲膜上面再鋪上泥土和草皮,相當於讓它安全地埋在地下,等日後技術成熟瞭,說不定廢渣還能轉化成城市的資源重新利用。”

這個總投資達3.8億元的重金屬廢渣廠治理項目,是湖南《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工作方案》的重大項目。

因為治理資金巨大,對湘潭竹埠港而言,更多的重金屬污染治理需要通過市場化模式來探路。

今年1月,嶽塘區政府與永清集團簽署合作協議,通過“政府主導、企業參與、國省補助”的公司合作(PPP)模式,合資組建“湘潭竹埠港生態治理投資有限公司”,首期註冊資本金1億元,作為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項目的投資和實施平臺。

按照合作協議,永清集團將利用自身環境治理技術、工程管理、項目運作以及團隊優勢,對整個區域污染治理提出科學、系統的綜合治理和生態修復方案,以及資金測算。

對政府而言,這一合作模式改變瞭過去重治理過程、輕治理效果的做法。以往環境治理,政府在前期投入方面花費很大,且自身沒有專業團隊和技術支撐,很難做到全面、科學綜合治理。實際操作中,投資是自己,治理效果的評判往往還是自己。

嶽塘區區長王永紅介紹,采用與專業環保企業合作這種模式後,政府工作的重心放在治理過程的全局性把控以及治理效果好壞的評判上。簡單來說,就是今後“政府隻當裁判員”。

但對於竹埠港的官員和永清集團的技術人員而言,最大的難度還在於中國目前還沒有開展系統的污染土壤修復標準研究。土壤修復要達到什麼標準,既無經驗可借鑒,也沒有權威的標準認定。

11月中旬,記者在湘潭竹埠港老工業區采訪時,永清環保已著手對竹埠港區廠房拆除、遺留污染處理、土壤治理,以及區域基礎設施建設和土地整理、生態修復等系列工作,開展摸底調查和專業規劃。

按照規劃,不久的將來,一個嶄新的生態新城將在這片曾經傷痕累累的地區崛起。斬斷歷史污染的老工業區將成為以現代商貿物流為主的服務業集聚區。但這幅美好藍圖的實現,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完)


高溫津貼數年未漲 尷尬瞭誰

直隸巴人的原貼:
我國實施高溫補貼政策已有年頭瞭,但是多地標準已數年未漲,高溫津貼落實遭遇尷尬。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一川抽水肥清理行|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一川抽水肥清理行|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X戰警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專業網|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多鏡頭行車紀錄器影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ui806m6q6 的頭像
uui806m6q6

箭箭的推薦天地

uui806m6q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